古调唱新声 跃动运河情
来源:admin 时间:2019-09-04 01:09 浏览次数:

古调唱新声 跃动乐橙成就人生运河情

——作曲家常连祥与他的大运河系列

本报记者 白玉霄

京杭大运河在沧州穿境而过,也带来了文化上的南北交融。这条大河,成为明清以来沧州文化的母体。大运河两岸,历史上遗存下来的文化和文明的碎片,随手都可采撷,而与音乐有关的文化财富,也是处处闻见。在沧州,有那么一个人,经常骑着老式自行车,靠一台老式大开盘录音机,将这些与音乐有关的素材收集起来,整理并进行创作。古调新声,音符上跃动的运河情,传唱四方,感动四方。这个人,就是常连祥。


《运河谣》 道出心底情


一首婉转、动听的歌曲伴随着手指点亮屏幕,缓缓地走进人心。这首歌曲正是由常连祥作曲的《运河谣》。“这首曲子是李炳天将军和刘桂茂老师写的词,是为纪录片《飞跃南运河》创作的片头曲。他们作完词就来找我谱曲。读词的一瞬间,一股浓烈的运河情在心中油然生起,一个个音符随即在我脑海中起伏跳动,成为活泼的律动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我就创作完成了这首曲子。”

浓烈的运河情源自常连祥对家乡热爱,也源自他作为一个音乐人的责任感。

常连祥出生于泊头市,这座因运河而兴起、因运河而繁华的地方使他从小就与大运河结了缘。“在我儿时的记忆中,大运河蜿蜒流淌,船只在河面上来往,而我与伙伴们就在河边奔跑、嬉闹。”常连祥回忆说。

现在,大运河不再有船只航行,但它留下的文化痕迹依然还在。上世纪80年代,为了完成撰写《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》《中国民间歌曲集成》和《中国曲艺音乐集成》等任务,常连祥经常骑着一辆旧自行车,驮着一部老式大开盘录音机,穿梭于运河畔的村庄中,挖掘收集那些富有乡土色彩的民间音乐。录音机上的按键坏了一个又一个,但收集的原始资料却越来越丰富。“做这件事情一是因为工作需要;二是我觉得作为一个音乐人,传承和弘扬地方民族民间音乐是不可推卸的责任,而创作地方音乐最好的起点就是传统民间音乐。”常连祥说,“《运河谣》其实就是根据我搜集整理的这些民间音乐改编创作而来。”

一份家乡情再加上一个音乐人的责任,让常连祥始终行走在沧州音乐的第一线。近些年他还创作了《运河放歌》《沿着运河北上》《运河儿女》《沧州运河号子》《大运河》等饱含沧州地方特色的曲目,先后在国家级刊物、电视媒体上发表和演唱。就这样,沧州民间文化通过常连祥创作的音乐向四方传播。

大运河 再造沧州文化

上世纪90年代,一首《茉莉花》唱响中国,此歌先后在香港回归祖国交接仪式、雅典奥运会闭幕式、北京奥运会开幕式、南京青奥会开幕式等重大场合上演出。众多的世界级亮相,使这首民歌引起了更多关注,让《茉莉花》成为了中国文化的代表元素之一。

这首《茉莉花》是流传在江浙地区的一首南方民歌,其实《茉莉花》还有北方版本。

“沧州流行的民间歌舞很多,有旱船、竹马、小车会、推灯、狮子舞、花狸虎等,最具特点的还是南皮落子,它同冀东的‘地秧歌’、井陉的‘拉花’,被称为河北最具特色的民间秧歌。落子的代表性曲目就包括《茉莉花》。”常连祥说,“南皮落子歌舞曲《茉莉花》与南方版本不同,但属同宗同族,歌词基本相同,曲调也类似。南皮《茉莉花》多一些下滑音、倚音和偏音,音域更为宽广,具有典型北方人的风格。”

一首《茉莉花》却拥有两个甚至三个不同的版本。这在音乐上并不稀奇,因为同一首歌经过不同地点的迁移和风土人情的演绎,会重新化蝶,蜕变成另一种风格。

一次采风活动,常连祥来到了运河沿线城市、民歌之乡高邮。在那里,他发现了当地民歌《跳槽》。这首歌与沧州民歌《下棋》非常相似。从乐谱中可以看出无论在调式、曲式结构,还是旋律走向、句头句尾顶起落音上,两者基本一致。只不过一个委婉细腻,一个粗犷豪放。《下棋》在音域上比《跳槽》高了一个大二度,《跳槽》的旋律走向比较平缓。

“大运河作为多年的交通载体,不但给沿岸带来了经济的繁荣,也融合音乐,促进了音乐艺术的发展与交流。”常连祥说,“这些南北方相似的民歌,我们说不上来究竟是谁创作的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些民歌就是因为大运河才流传这么广,并丰富融合了各地的文化元素。大运河再造了明清以来包括音乐在内的沧州文化。”

母亲河 赋予文化灵魂

“如果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,运河就是沧州的母亲河。”常连祥激动地说,“说个最简单的例子,在以前中国是个典型的农业国家,百姓靠土地生存生活,生活和生产需要水。水,是生命之源。而运河带来了水,也赋予了沧州文化灵魂、灵性,比如豪放、浩瀚、灵动、包容等。”

运河两岸,沃野肥田,百姓衣食无忧,这只是大运河带来的最基本的东西。它不但浇灌了乡田,更浇灌了百姓的心田,赋予沧州文化之魂。

“运河长,运河宽,男子汉们来撑船。风里来,雨里走,一身力气一身胆。不要忙哟,使劲撑哟,九曲回转往前赶……”一首《沧州运河号子》仿佛将运河曾经繁荣的景象带到了听众面前。”说起这首歌,就要说一下泊头的老艺人石广波老师,他演唱本地民歌很出色,50年代就参加过全国汇演。《沧州运河号子》就是根据他唱的船工号子改编的。”常连祥说。

《沧州运河号子》是一首有灵魂的歌曲,曾多次参加省、市比赛和演出,并受到观众好评。“流淌的大运河,将南方的文化元素带到了我们这里,同时,它也将我们的武术、杂技、诗经等文化传播了出去,可以说大运河是我们沧州传统文化的根。”常连祥说,“既然说大运河是沧州传统文化的根,那么我们的创作就离不开大运河,有根的创作才是有灵魂的作品,有灵魂的作品才能打动更多的人”。


“老人就像小孩,对他们要多些耐心”
『文化八仙桌』保护大运河 我们在行动
Copyright © 2018 乐橙lc8乐橙lc8-乐橙成就人生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58号